DSC02853-450.jpg

 

遇見黑暗時,應該是映襯出自己更極端的明亮,還是彷彿那樣的深沉似曾相識?

 

有時候,我弄不清我在哪兒。

我曾經走過一個很長很黑的洞,絕對的漆黑讓我沒有辦法判別距離與方向,

甚至我知道我確實正在走著,卻沒有踩著地面的真實感。

就像我身處一個空無一物的異次元空間,而我是漂浮的。

這個時候,或許我停下來更能確認自己的存在。

 

有時候我們都想做那個太耀眼太雪白明亮的人,

但我們往往都白的不夠透徹不夠單純。

另一個時候我們想做一個一切都太深奧太不可測的人,

但我們都不夠堅強去承受那黑暗裡可能有的任何東西。

 

大多數時候我像是在天秤兩端的黑與白間遊走,

當我越靠近那股引誘特質非常強烈的黑暗,

越來越遠的光明同時卻更能確立一些清楚的事物。

我不知道它照進了我的心還是什麼,

我只知道我的淚水已經滑落,我的嘴是鹹的。

或許那些都不重要了,它成功的阻止我更沉溺,

就像受洗的聖徒般我感受到這是一道指路的光。

 

於是我虔誠的平靜的正面的看著光芒逐漸佔據每個地方,

啊這是個純潔的世界充滿樂觀與溫暖!

下一秒卻突然覺得那樣的白好尖銳好刺眼,

甚至感覺到痛,不禁變了臉色摀著臉大叫「不!不應該是這個樣子!」

我後退了,退到我其實不想再待下去的灰階地帶。

 

 

原來我始終都是灰色的。

無論再如何靠近黑或白,我還是深灰或淺灰。

 

我始終是灰色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波蜜 的頭像
波蜜

天天波蜜,健康有益。

波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