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做了個很長的夢,

這也是我隔了很久之後一覺醒來覺得必須寫下來的夢,

因為它實在是如同小說一般很精彩。

 

大意來說,這是一個很幻想的夢,

我夢到我是狼族的人,潛入吸血鬼的地盤要完成任務,

真的就像暮光之城一樣,身在其中真是太棒了~~

噢對了,我不是暮光的死忠粉絲啦,雖然我也有看電影,

不過小說就一直被放著沒看.......

 

請大家有心理準備,這篇文章很長噢,可以泡杯茶邊看,哈哈哈!

 

-------------------------------------------------------------------------------------

 

時間帶到某日白天,眼前出現的是熟悉卻又有些陌生的學校景象,

環顧了四周,

排列整齊的課桌椅與許多坐著聊天或走動的年輕人、正在講台前備課的老師......

啊,我想起來了,我在教室裡,而且還是在我的高中母校。

為了消除我心中僅存的疑慮,我還轉頭瞄了一眼窗外的景色。

 

現在似乎是下課時間,

我站在原地,看著眼前所謂的「同學」,

心中不免疑惑,因為在我記憶中,這些人根本不是我的同班同學,

甚至也不是別班的。

我仍然站著,下意識的移動目光搜尋著是否有認識的「同學」,

突然間看到正前方有個女生坐在座位上向我揮手。

那不是我認識的人嗎?我們就叫她「Y」好了。

我開心的走向她,在她身旁的座位坐下,

我正要開口,還來不及問她些什麼,

講台前的老師就拿著麥克風要大家坐好準備上課了。

 

其實,我不知道現在上的是什麼課,

也不記得我的座位在哪,

反正沒人對著我說「嘿,這是我的位子」,那就算了吧。

我低頭看看抽屜,裡面擺滿了書和一些文具,

沒那麼整齊但很乾淨,應該是女生的位子吧。

隨手抽了一本課本攤開放在桌上,

盯著課本上的字,我漸漸想起了一些事。

 

我是狼族的人,不久前我被選上執行一項任務,

必須秘密潛入吸血鬼的地盤,帶回對方的情報。

為什麼是我,我記不太清楚,

但似乎是因為,我的外表比較像是吸血鬼陣營的人,

既不壯又瘦,臉色也偏蒼白.......

而且我沒有狼族特有的臭味,

這應該是我被選上的主要原因,

狼族散發出的野性體味,早在離吸血鬼地盤之前幾十公里就會被他們發現。

 

這裡的狼人,是混在人類社會中與人類共同生存的。

所以大家很正常的穿著衣服,並不像暮光之城中的雅各裸著上身。

狼族另有自己的領地,所以很顯然我們是為了某些目的才會在這裡。

我不是十分確定,但我感覺到一般人不知道狼族的存在,

只有少數人類知道,例如Y。

 

經過了幾節課,我很快就習慣往日的高中生活了,

看著周圍的同學笑鬧,也跟著大家聊天。

大家都沒有穿制服,髮型與穿著都沒有受到學校規範,

以至於很難看出哪些人正值真正的高中生年齡,

染著全頭金髮、一看就是暴力份子的男生正在跟龐克裝扮、

畫著黑色眼妝的另一個男生交談;

穿著時尚、搭著及膝馬靴的長髮女生正在開心的講著電話;

當然還有服裝非常不起眼,帶著強烈學生氣質的同學正在座位上讀書;

也有中規中矩、打扮看起來稍微老氣正式的男生望著遠方若有所思。

這個教室就像是社會的縮影,

什麼樣的人都有,大家在僅有的下課十分鐘內做著自己的事,

雖然裝扮讓人很難看出這些人的實際年齡,

但我相信這裡應該有超過30歲的人吧。

 

即使如此,我還是可以一眼就看出誰是狼人。

那是一種直覺,就算只與對方眼神交會一秒,你就是會知道。

狼人在人類社會中隱藏的非常好,

彼此之間就像是說好般的默契,很自然的與人類交流並融入,

也不會因為知道對方是狼人就聚集起來產生所謂的狼族小圈圈。

 

某節下課,Y招手叫我到她座位,

我們在她座位旁邊蹲下,

她像是不想讓別人看到似的,

把手放在嘴巴旁邊對著我小聲說:

「『旅行』準備好了嗎?」

我知道她在說什麼,

幾天後學校將會舉辦一場全校性的旅遊,

在旅遊途中,我必須中途脫隊去執行潛入吸血鬼地盤的任務。

Y的提問很高招,即使被人聽到,

聽來也只是詢問校外旅遊準備好了沒,

但我就是知道,她問的不是這個。

 

我小聲的向她提出我要到達吸血鬼地盤的路線問題,

老實說,我目前沒有任何概念要如何到達該處,

而狼族也還未提供進一步消息給我。

奇怪的是,Y是個人類,但我卻非常信任她。

她只告訴我,這件事會解決的。

 

稍後,我們的話題轉移到旅遊的背包上,

學校這次在旅遊前發給了全校學生訂製的背包,

但那背包非常的詭異,

既不是寫著校名,也沒印上校徽,

只在包包正面縫上兩隻布製小貓玩偶,

而且包包有側背、手提、後背等各種形式,

不管哪一種,走起路來就是會看到小貓搖頭晃腦及手腳亂擺。

不知道學校是否認為這很創新,

每個人拿到哪種包款是隨機分配的,

我拿到的是公認最好的後背包,但我不喜歡那兩隻小貓,

還有包包布料的亞麻色實在不是我的調調。

Y一邊拿起她的側背包說她一點也不想要她的側背包,

難道我要跟她交換嗎?

我笑笑說不了,但並不是因為我的包比較好,

而是我也不喜歡側背包,總之我不要有小貓。

 

隔天,教室裡突然出現一名新的女學生,

這是第二個也是唯二的我認識的人,我們就叫她「A」吧。

一見到她,就如同愛德華當初遇見貝拉一樣看不透的感覺,

我發現唯獨只有她,我無法判斷她到底是人類或狼人,

她充滿著神祕而沉穩的氣息,

從她的眼神中我唯一知道的,只有她來此是有目的的。

 

當我獨自坐著校內的電梯下樓時,

A突然在電梯門即將關閉時閃身進入,

電梯下降的過程中,她站在我身旁,

而我的視線望向地面,我們都沒有說話。

我並沒有在思考該說些什麼。

 

總覺得過了非常久,她終於開口:

「我要跟你一起去。」

「什麼?」我轉頭大驚,希望她說的是校外旅遊。

「你不認識路。」她視線望著前方,淡淡的說。

這下我確定她在說什麼了。

「這非常危險。我們不知道那裏有什麼。」

「可是,你不知道怎麼過去,不是嗎?」她看著我。

「...............你是狼族派來的嗎?」

「.............................」她沒有回答,視線繼續望向前方。

 

我下意識握緊拳頭,原本這任務的不確定性已經夠多,

現在又增加了一個,而且造成我焦躁的真正原因是,

雖然我看不透她,但是我感覺得到她非常的弱小,

即便攻擊力比人類高,但比起一般的狼族或吸血鬼而言都太弱了。

 

校外旅遊當天,

全校學生還真的都乖乖聽話,背上了那有兩隻貓晃來晃去的背包,

大家走在一起的時候,看起來真的挺好笑的。

隊伍行進間,我趁人多時拉著A走進旁邊一條小路裡,

回頭一看Y正在向我使眼色,表示她會幫我處理剩下的事。

我向她感激的點了點頭,

便牽著A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忘了我是在何時丟掉那該死的貓咪背包,

總之我和A坐上了捷運並在某一站下了車,

出口鄰近一個菜市場,

這個市場就像是好萊塢電影中會出現的台灣、香港或中國極傳統的菜市場,

有點陰暗骯髒,帶著些許的紅色或黃色燈光,非常有異國的感覺。

 

我們來到一個似乎是市場中心的十字路口,

正前方是一個豬肉攤,攤子上一盞紅色的燈微微搖晃著,

攤子前掛著許多切成條狀的豬肉塊,

而穿著白色汗衫的微胖男子正在剁豬肉,

他的身影被攤子前的肉塊遮住了大半,我看不到他的臉。

攤子前方地面上有個歐巴桑正坐在小凳子上洗碗,

一個看來有點髒且凹凸不平的的大鋁盆裡漂浮著許多顏色的碗盤,

我瞄了一眼水管是從旁邊牆壁柱子下的水龍頭接過來的,

還沒看仔細碗盤裡是否有菜渣,

A就拉著我往左邊走了。

 

一轉進左邊,跟市場的主要通道比,這裡的路變得比較狹小,

且明顯比較陰暗,只有一盞舊式的黃色燈泡從不高的天花板垂下,

提供不甚明亮的微弱照明。

幾個老人坐在傳統小吃店經常會看到的鐵椅子上,

他們停下聊天並看著我們,即使我不認識路,我也知道我走對了,

因為我感覺到老人明顯知道我們即將要去哪裡,

那又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他們沒有任何情緒起伏,

甚至沒有表情,但是我們彼此都知道我們的目標。

其中一名最靠近我們的老太太,手拿著葵扇指著裡面左轉的巷子。

 

A拉著我毫不猶豫就轉進巷子裡,

這條小巷又更小了一些,幾乎可以用狹窄來形容,

兩個人無法並行,我必須跟A一前一後的前進,

巷子的牆面似乎沒有經過人工處理,

非常粗糙不平整,

我有種錯覺像是走在山洞的岩壁夾縫中,

而牆面也確實微微摩擦著我的衣服邊緣。

 

走了一陣子,我不知道中途是否有轉彎,或許有幾個吧,

我不是很肯定,但我沒有感覺到有明顯的彎道。

A比我先進小巷,我有點後悔應該讓她走在我後面的,

不知道出了這裡會發生什麼事呢。

 

突然間看到出口了,

出口是一扇非常破舊的木門,

門上還使用著舊式的木閂,

整扇門漆著水藍色的油漆,但已經斑駁不堪,

靠近地面的木頭有部分都已經腐朽脫落了,

形狀不是很平整。

 

門只是輕掩,並沒有閂上,

A回頭看了我,我們互相點點頭確定之後,

她輕輕的推開木門,

這扇門雖然老舊,但一定一直有在使用,

因為門軸沒發出一點聲音就輕易可推開。

 

門推開之後,

映入眼簾的是一間四方水泥建築,

看起來像是舊公寓的一樓內部,

而中央有一個向上的樓梯。

樓梯的做法是採用一般老公寓常見的「ㄑ」字型,

也就是爬了半層樓之後必須轉向180度繼續往上爬的類型。

A先進入公寓內部並靠著門旁右邊的牆,

而我則緊靠左邊的牆。

上樓的樓梯起點在靠左方這側,

不知道是狼人的直覺還是怎麼,

我感覺上面有人,

於是偷偷伸長脖子往樓梯上一望,

果然在樓梯轉向處的平台有一個男吸血鬼安靜的坐在椅子上,

他看起來十分無聊的樣子。

就像可以看出狼人一樣,我當然看得出誰是吸血鬼,

看到吸血鬼證明,我們已經很近了,甚至已經到了!

 

這個吸血鬼應該是負責看守樓梯的吧,

很顯然我們必須要上樓,

但半層樓的距離,

要在吸血鬼不發現的情況下與A交談想出什麼對策,

實在太勉強了,看來是免不了一場硬仗!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樓上的吸血鬼突然發現我們的存在,

一瞬間他來到了A的面前,A害怕得渾身發抖,但仍然一聲不吭,

我明白A是受過訓練的,如果這時候尖叫,我們應該無法活著回去了。

我只想著要保護A,

便朝著吸血鬼衝過去,不過當時我沒有變成狼。

就我先前的判斷,A被選上為我帶路,

應該是因為她無法被看穿究竟是人類或狼人,甚至是吸血鬼。

而我沒有狼人的氣味,這點也違背吸血鬼對於狼人的認知,

因此順利的話,我們可以在吸血鬼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成功完成任務。

以現在的情況看來,

明顯吸血鬼對於A是充滿困惑,對於我,他應該推論我是狼族,

但不是肯定的。

如果我現在變成狼在這裡戰鬥的話,即使我沒有留下氣味,

現場還是會出現狼人來過的跡證,這麼一來即使我打贏,任務仍然失敗了。

 

我把吸血鬼推向另一側的牆,

其實被這麼一推,他一定肯定了我就是狼人,

因為人類不會有這種力道。

最新的情況是,我別無選擇,只有不留下痕跡的打贏他。

於是我們飛快的在舊公寓一樓交手,

我非常小心不破壞建築以免引起注意,

他似乎也想在不驚動其他吸血鬼的情況下打贏我,

所以很明顯雙方都沒有使出全力。

但不只如此,我在無法變身的情況下還要一邊保護A,

這些都讓整場戰鬥吃力許多。

 

我發現並沒有其他吸血鬼來幫忙,

也就是說這整個樓梯只有一個看守,這點是我的唯一優勢。

當我這麼想時,一個不留意就讓吸血鬼來到我的背後,

他抓住我的頭髮向後拉,毫不猶豫露出尖牙,

向我的脖子用力咬了下去!

 

我馬上感覺到眼前一片黑,全身發軟幾乎就要使不上力,

但下一刻我還是兩手往後一伸,抓住他的頭並用盡全身力氣迅速往前一扯,

把他的頭扯斷了。

這是狼人與人類反抗程度的差別嗎?我不知道。

我把他的頭隨處一丟,幾乎就要跌坐在地上,

A見狀趕緊過來扶我。

我滿頭是汗、臉色蒼白,我們都清楚,

即使我殺了他,我們也無法繼續任務了。

據說,吸血鬼與狼人都帶有致對方於死的毒,

所以,我應該是活不久了。

 

A帶著我從來時的小徑原路回去,

那小徑無法兩人並行,所以她幾乎是拖著我出去的。

途中我感到全身都像著火一樣,血液幾乎沸騰的要從血管爆開了,

心臟的負荷就要到達極限,

臉脹紅得頭痛欲裂,伴隨著強烈的暈眩及嘔吐感,

我幾乎是半昏迷的任人宰割。

 

等我睜開眼睛時,我在床上。

痛苦感完全消失了。

我坐起來環顧四周,房間裡除了我之外沒有別人,

這是一個很舒適的木造小房間,

簡單的幾樣家具散發出淡淡的溫暖的感覺。

 

突然間想起我昏迷之前的那些事,

馬上看看自己的身體,

我居然完全沒有傷口,而且,我還活著。

A呢?她去了哪裡?

 

我正要離開床上時,

門突然被推開了,A跟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走了進來,

這男人......我記得他是狼族的高層。

A走近並在床邊坐下,握著我的手問︰「你覺得身體如何了?」

「嗯,出乎意料的好。我為何沒死?我應該.....」

「這一點,我想沒有人可以說明。你原本應該會死的。」

「那麼任務........?」

「比起那個,現在有件事情你更需要知道.......」

「?」

「你自己看看吧。」後面的狼人男子拿了鏡子給我。

突然間我意會過來了,難道.........!!!

對著鏡子張開了嘴巴,我差點昏過去,天啊!!

我有吸血鬼的犬齒!

所以,我現在到底是吸血鬼還是狼人?

用手摸著尖銳的犬齒,腦中一片混亂........

 

「你現在,是吸血鬼也是狼人。」A好像看透我的想法般,說出了答案。

「什麼?」

「你的狼人特徵都沒有消失,你還是個狼人。

但同時新增了吸血鬼的特徵,這是前所未見的,

對於狼族或吸血鬼都是特例。

不過你不用擔心,你還是狼族的一員,

只是狼族會密切觀察你的狀況。」A慢慢的說著。

也就是說,只要我做出違背狼族本能的事情,

他們會把我當成吸血鬼一樣殺掉嗎?

我沒有問出口,只是沉默。

A鬆開了手,離開床邊,與男子走出房間。

A傳遞的應該是高層決議的訊息吧,

而跟著來的男子是確認訊息已確實傳達以及我的狀況。

讓A開口告訴我,應該是他們唯一能夠想到的一點點體貼。

 

又過了幾天,

我的健康狀況十分良好,於是我又回到學校上課。

任務的後續,上層尚未下達指示,有可能就此終止了也說不定。

畢竟在狼族眼中,我還不穩定。

吸血鬼的特性對我來說十分不可思議的是帶來正面的影響,

我的復原能力是一般狼人的兩倍。

但在這同時,我明顯感受到渴望一個人的血的感覺。

因為我仍然是狼人,我可以不吸血過活,

但是我發現,在A身邊時,我會非常想要吸她的血。

而且只有對她一個人是如此。

 

想吸血的感覺非常的奇特,

那不是像聞到食物的香味而引起食慾,

而是一種淡淡的香味,有點像是沐浴乳的味道,

事實上卻不是,因為在我還沒變成吸血鬼之前,

我從未在她身上聞到這味道。

也或許確實就是沐浴乳殘留的體香,

只是在變成吸血鬼之後對這方面的嗅覺更加靈敏了也說不定。

但這還是無法解釋為何只有她。

另外,引起的也不是食慾,而是比較類似性慾,

不同的是卻導向吸血這一結果。

 

我猶豫著該不該告訴她這件事,

因為我實在很害怕我會咬她的脖子。

可能不會有第二個狼人被吸血鬼咬了還能夠存活下來,

或許我不是真正的吸血鬼所以她可以,但沒有人敢賭。

如果她是人類那我更不該咬她,因為她將會成為真正的吸血鬼,

我會害她無法在這裡容身,

更糟的是,她可能成為我的宿敵,而我再也見不到她。

當然或許我不是真正的吸血鬼所以她可能不會成為吸血鬼,但也沒有人敢賭。

 

如同她第一次跟我說話的那一天,

我們又坐著電梯下樓,

她還是站在我的旁邊不發一語。

不知為何我又再次感到時間突然慢了下來,

密閉的空間裡淡淡的香味越來越濃烈,

我感覺,我要失去理智了。

 

我轉頭看著她,她也看著我,

我不知道她從我眼中讀到了什麼,

不過那也不重要,

因為下一秒我們已經靠著電梯的鏡子,

我仍然盯著她的眼睛,離她的唇只有幾公分。

即使我是吸血鬼,但我有炙熱的體溫。

我的意圖再明顯不過了。

 

她的眼神變得迷濛,絲毫沒有反抗的意思,

連一絲害怕都沒有。

我甚至感受到她的期待,

是僅存的理智讓她動彈不得,而不是我。

我忍不住想起那個關於蛇的傳說,

據說大蛇在吞掉獵物時會先盯著獵物的眼睛,

然後獵物就會被迷惑產生幻覺而忘記逃跑,

甚至心甘情願走向血盆大口。

她的心跳變快了,我聽到清楚的心跳聲。

我將頭慢慢偏移到她左邊的脖子旁,

嘴巴張開露出銳利的犬齒,

我從來不知道,雪白的頸會如此令人發狂。

 

就快要觸碰到了,

但是最後一刻,我還是收起了那難以預料後果的犬齒,

門開了,

我轉身走出電梯。

 

隨著香味遠離, 

我心中充滿著後悔,

如果狼族上層知道方才發生的,

我可能會受到某些「必要的處分」,

而以後要與A見面是非常困難了。

 

不知怎麼的,我想起那個未完成的任務,

如果我能夠順利完成,狼族對我的疑慮將會一掃而空。

我沒有想很久,就決定要獨自完成。

 

這件事我沒有告訴任何人。

 

決定完成任務的那一天,

我憑著上次的記憶,在捷運站下車後走到了市場的十字路口,

一樣發著紅光的豬肉攤、洗著碗的歐巴桑,

這次我看了看那盆飄著碗的泡泡水,

嗯,沒有菜渣。

 

我向左轉,看到依舊聚集在昏黃燈光下抬槓的老人們,

今天他們看見我卻沒有停下談笑,也沒有為我指路。

我想他們是知道我已經來過了。

 

我向左彎進狹窄的小路,牆壁同樣摩擦著我的衣服,

我心想這真的稱不上是一條路,

隨即想起等下推門出去萬一有更多吸血鬼該如何對付?

已經失敗過一次了,沒有理由會跟第一次一樣簡單。

但這一次我有更佳的優勢,

因為我是吸血鬼,而我沒有狼人的味道。

 

木門同樣沒有閂上,輕輕推開藍色木門,

我走向左邊並望向樓梯上,居然一個人也沒有。

我停了一下,確實沒有感受到附近有人。

雖然不解為何,我還是上樓了,

也許吸血鬼認為無論是否是狼族幹的,

都不會這麼快再下手一次吧。

 

上了二樓,看到一個出口,但是並沒有門,

我想是門被拆掉了。

一走出去居然是公寓的大門出口,

而且外面是熱鬧的大馬路,

我感受到視線所及的人群,全部都是吸血鬼!

也就是說,在蜿蜒狹窄的小徑前進時,

我們其實在向下走,

藍色木門所在處其實是地下一樓?!

而所謂的「二樓」才是真正的一樓!

 

我站在街道旁,

沒有人看我。

這表示,我的全部對他們來說,是不折不扣的吸血鬼。

除非我變成狼。

我笑了。

這是有史以來最簡單的任務。

 

當我鉅細靡遺向狼族高層回報吸血鬼地盤上的一切之後,

狼族不再派人監視我,

但他們仍在研究如何降低我吸血的慾望。

在我完成任務回到學校的那天,A告訴我她知道一切,

從我再度踏入市場的那一刻,

她與狼族戰士早已在吸血鬼能夠察覺狼人氣味的最遠距離之外待命。

 

「妳有男朋友嗎?」其實我不在乎後援的事,但我也不是認真的問。

「有啊。」她微笑。

「那就好,因為我太危險了!他可以保護妳。」我笑著轉身走開。

 

結果,我還是不知道A到底是不是人類?

 

 

<結束>

 

-------------------------------------------------------------------------------

 

【廢話的後記】

精彩嗎?

雖然劇情有點莫名卻又很有道理的扯,

但這是無法控制的夢啊................

不過我當過狼人,也當過吸血鬼,

體會過難以抵擋的吸血的慾望,

甚至被吸血、變成吸血鬼的痛苦我都經歷了,

唯一的遺憾就是我沒有變成狼!

 

夢中真實的程度真的讓人難以想像,

只可惜我無法去求證,那些感覺是不是跟現實相同。

一邊回想一邊寫這篇,花了我一整天耶!

希望你們看了覺得喜歡!

  

 

創作者介紹

天天波蜜,健康有益。

波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小餅(正)
  • 好可怕喔 你可以憑感覺寫序集嗎XD 很會寫故事 要媲美酒把刀了
  • fox
  • 不錯的體驗~~
  • 桌
  • 只差沒有讚可按^^
  • celia12527
  • 很好看!
    有閉氣一陣子
    很精彩的夢 巨細靡遺
    睡起來應該很累吧
  • 不會耶
    睡醒整個覺得很過癮
    超想要馬上倒下去再來個第二部
    哈哈哈哈

    波蜜 於 2012/03/12 01: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