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詩人羅葉在「遺書」一詩中寫道:

「也許為我出薄薄的詩集

但不必寫長長的序」

 

什麼都是短暫,唯有情長。

 

愛的本質是付出,我們在每段感情中翻滾後驚鴻一瞥回頭看才發現好像真是這麼一回事。

於是我這樣愛妳,而妳牽起了我的手。

 

也許,也許妳會為我唱一首歌,悠悠的,漸進的,專心的。

妳的歌聲真摯得就像雪地裡的暖陽,

我什麼也不需要了,除了妳深情又清澈的雙眼。

 

也許,也許我會為妳讀一頁書,就像那部電影一樣,

著迷,傾聽,言不由衷。

在聲調間的變化與呼吸頓點間流瀉出妳最想聽見的,不成文的風景。

用氣音念出的關鍵字彙,比什麼都更令妳夢寐以求。

 

也許,也許妳會為我做一個夢,朦朧又沉溺,

那是一片汪洋衝擊著海岸,

那是一刻不必伸手招呼妳就會前往的屏息,

那是一場比夢更像夢的幻覺,但妳知道它會成真。

 

也許,也許我會為妳流一行淚,浸濕我的眼睫,流入我的口。

嚐起來是甜的,美的,而不是海水的鹹苦。

沒有誰能決定眼淚的滋味,但是愛可以,愛可以決定任何事。

 

也許,也許我們會是彼此的終點與無限。

也許其實並不是不確定,

而是我們需要不確定的浪漫。

 

 

全站熱搜

波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