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正在逃跑。

其實一直以來,無數次這樣的念頭萌生在我的靈魂、我的心跳裡,

但是我從沒有一次是真正盡全力去跳脫。

我想這一切都要歸咎於我太樂觀了,

遍體鱗傷背後那一丁點的希望總是讓我駐足。

 

8月的盛夏、9月的初秋,

我的心理與生理已被最後一根稻草壓迫得快到極限,

它們已經失序,

換句白話一點的說,

我整個人正在瓦解崩潰。

 

恐懼是使生物面臨危險能夠反射避開或應對的本能,

就像我現在還在這裡,

即使獨自一人,我仍然感到如坐針氈,

最糟糕的是我發現我的創造力被扼殺了,

我亟需某些東西的灌溉滋潤但究竟是什麼我也無法認真去思考,

為此我害怕得發抖。

 

所以我知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點都不重要,

我受的無形的有形的傷痛不痛,不是很重要,

我得到的對待是不是平等,也沒那麼重要,

那些毫不理性的感情與所有類似的東西,更是完全不重要。

 

我滿腦子想的只有我要保護我自己、保護我們、保護我僅有的。

 

並不是說是否有那麼嚴重,

而是一切的一切都是逐漸的加劇,

就像在水開始冒泡之前,我們並不知道原本的溫水甚至冷水、冰水最後會沸騰。

我非常確信我未來人生旅途上的每一天都不會忘記2011年帶來的希望、挫折、傷害與轉折,

即使我不曉得以後我會認定這些是好或壞。

 

 

其實我好希望可以跟你們說清楚,

因為我也討厭這種不清不楚、容易讓人感到無病呻吟的敘述方式,

但我現在還不夠資格以我的堅強為名義去分享這整個故事,

在我真正離開傷害我的一切,

能夠穩定的站起來繼續微笑面對未來的任何不確定時,

我會仔細跟你們分享我的故事。

 

還有永遠不會變的老話︰我不會忘記&感謝一路支持我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波蜜 的頭像
波蜜

天天波蜜,健康有益。

波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