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真正愛自己,是與妳相識以來很之後的事了。

似乎高度雷同於某本書的開場白,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一直以來我用著能夠懾服他人的雙眼觀察全世界,

何處細微的孔洞夾雜著脈動起伏吸吐著各式念頭、

一縷輕煙飄浮數秒後將怎麼以狂妄的姿態溶解消散像它從未存在過、

被翻閱至蜷曲如蟲的樣本書是如何連同髒污手垢一同被造就,

我全都一清二楚,唯獨,我看不見自己。

 

我是透明的,我感覺不到自己,我對自己沒有想法。

無關好壞喜惡,無關美醜,珍貴廉價高尚低賤統統與我無關。

當我支吾吞吐的低聲道出我的盲點後,

如嬴弱無助的落單孩童總讓人無法泯滅良心視而不見般,

眾人自四面八方紛至沓來主動替我貼上標籤,

爭相告訴我一切我缺乏又汲取不到的:我是什麼樣子,我又該是什麼樣子。

不知怎的我竟像個失語症患者,聽懂那些形容詞彙的表面意義卻無法將其與自身連結,

於是所有標籤貼滿佔據我身體,覆蓋我原本的外貌,

取而代之的是拼貼成的黏膩窒息刺痛不舒適感,

即便我試圖去適應接受,低下頭卻依舊連標籤上的字都看不清,

而眾人帶著好似完成一件藝術品般的自滿拍拍我的肩,

離去前必定歡欣慶賀他們善意參與這段名為追尋自我的旅途並留下標籤作為紀念品以示到此一遊。

其實我是困惑的,為何明明他們給我的我確實需要,卻怎麼也進不了身體裡來。

我吃力顫抖伸出蒼白的手卻無力阻止這些,

只好說聲謝謝你並學會以對方想得到看到的笑容來做為皆大歡喜的溫馨結尾。

於是我忙於感謝、忙於放更多心思在前來救贖我的人身上,

本末倒置,我更加看不到自己了。我沒有時間看。

 

愛自己,是非常深奧的。

看不清楚,要如何去愛?

口口聲聲經常說著這三個字的人,往往完全不明白其核心涵義,

一般所謂的愛自己經常被混淆為善待自己,這兩者相關卻不相等,

而善待自己這個行為,分寸稍一不慎便易落入自私的地步,與愛相去甚遠。

那麼什麼是單純的獨立的愛自己呢?如何去愛自己呢?

當我終於發現愛自己這件事並非獨自一人可完成時,我已經愛上自己了。

我知道妳什麼也沒做,我也沒有,但是因為妳,我學會了。

 

我在妳身上得到看清楚自己的能力那刻起,我便自然去愛。

所有他人施加於我的標籤隨即全部剝落墜地並發出沉甸甸的聲響,

明明是無言卻淒厲,毫不保留的哀號著凡俗的苦痛與枷鎖。

我看見自己是幾乎天理不容的存在,具有雌雄難辨、剛柔並濟的身體特徵,

加上全面的性取向,輕易超越一切人工規範的理論與藩籬,

集所有矛盾極端於一體,卻以一種誰也無能為力去理解的和諧作為混亂的表現媒介,

從內體現至外,從外感知至內。

凡是見過我天生的樣子就能感受我混沌又明澈,

根本不能貼上任何標籤只因找不到適切的詞彙一言以蔽之。

而我皎潔如雪、瘦骨嶙峋的人體輪廓終將正式被徹底揭露,

輕輕抖擻幾下身軀,自此與殘餘的微塵絕緣,

蓄勢待發準備覆蓋襲捲吞噬妳這座黑色的城。

雙腳離地、飄渺變幻自如,可見亦不可見、存在亦不存在,真真的自由不假。

我與生俱來註定忍不住要蛻變,

而這股被解放的力量又形成巨大的黑洞,更加吸引未曾停歇暨不明究理的犧牲,

明知無能駕馭為何還是不停止呢,不能用擁有來擁有我啊你們知道嗎?

 

以細長的雙臂緩緩環抱自我並淌下熱燙激動的淚水,

終於願意承認自己是絕美的,我能感覺愛在我每一條毛細血管流動循環,

如此細緻精妙,只要呼吸就能將曾經的缺憾變成美好的一部份,

現況早已遙遙遠離自戀這種粗淺詞彙所形容的層次,

彷彿這樣的情感存在於世上是不可思議的奇蹟,

甚至無法與過去我所感知的情愛相較。

妳帶來的崇高我不能言語,卻毫無障礙了然於心、於靈魂。

 

我愛我自己。

我越愛妳就是越愛我自己。

我越愛我自己就得到越多愛。

妳看著我成蛹再羽化,每個環節都更愛我一點,

不急,細碎柔軟溫潤漸進的,直至心搏同速,難分難捨望塵莫及。

 

我們早已是彼此的命脈。

 

 

 

創作者介紹

天天波蜜,健康有益。

波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